唐妮的小肚子—阿千

LOFTER手帐文具发展办公室:

【LOFTER文具控·免费测评Vol.4】kinbor“公主梦”手帐礼盒!

释放你的少女心吧!粉嫩的颜色+无处不在的Hello kitty有没有萌到你?本次测评产品是由“承包少女心”的大户kinbor带来的“公主梦”手帐套盒,包括礼盒及手提袋共计12件产品!


[测评产品]

“公主梦”手帐礼盒(共计12件产品)


[测评要求]

测评产品的整体质感、开箱体验以及纸笔胶带试用及对礼盒的再利用。


[测评名额]

2名


[测评申请方式]

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加报名。


[测评申请时间]

8月15日-8月21日周日17:00

LOFTER会在截止日期后在本文下方公布获得资格的用户,并私信通知。


[测评反馈]

请收到试用的用户在收到试用品次日开始三天内完成试用,并repo在LOFTER上,打上“kinbor手帐人生”、“少女心大作战”及“文具控测评报告”的标签。

将试用报告复制地址私信给主页君,主页君将无条件帮扩你的试用报告。

没有完成试用报告,无法申请下一次试用。


[申请试用成功的小诀窍]

试用福利会优先发放给LOFTER文具控达人用户以及曾经在LOFTER上发布过文具测评的用户哦。

想成为达人?请搜索“达人申请”标签,内含详细的申请攻略哦!


 

注:试用产品由出品方提供,如果喜欢,请点击 @kinbor 的主页进行购买。


银狐(林断水明霞)出EC同人本合集的调查

关根家的喵:

银狐:



这里是“银狐”,随缘和鲨美吧id为“林断水明霞”,现在想做一个纪念性的合集本子,看看有没有人想要。




我以前的文太多,因为15万字左右差不多定价就得50元,如果收录文太多,定价高了怕大家不想要,所以大概会收录四篇文。




《标记》,ABO,有能力,黑帮老大追着要标记古灵精怪的心理学教授,肉多,结尾生子有。




《查尔斯的秘密》,ABO,无能力校园文,查尔斯O冒充A跑到全A学院读书,和艾瑞克同宿舍,欢喜冤家终成伴侣。




《囚爱》,现代架空无能力,包养,霸道总裁包养落魄贵族,他们相爱分手又复合的有笑有泪的故事。




《暗黑镜像》,电影+漫画终极世界的平行宇宙设定,终极世界的老万杀了教授,将电影世界的教授捉去,这边老万杀过去救教授的故事。双世界EC都是HE,莫方。




以上是热度最高评价最好的几篇文,加起来字数已经超过15万字,不能再加了,如果想要请留言。




为方便统计,最好一人只留言一条,有想问我的请私信。点赞不算人数,我只计算留言人数,如果太少我就不做了,毕竟不富裕,不能亏本太多。




请大家帮忙点“推荐”或转发,多一点人知道。我已经退圈,出本当做纪念,以后没有特殊情况不会再做了。




最后,最近网络不稳定,常常不能登陆乐乎,回复大家可能不及时,见谅。




先谢谢大家了。


意犹浅:

 天启发了大糖,甜的不能自已,于是做了块小甜饼带大家回忆一遍XFC有多甜!!

【EC】I Do Love You,and You Do is Free- 4(原著向)

沈原昔:

XMA背景。从天启事件后,城堡重建开始。原著向。


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上       Chapter3下




他独自行走在一块光滑的黑色镜面玻璃上。


他的腿竟能行走,这原本是不可思议的,可他却没有注意,神色平静坦然,仿佛这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鞋底与玻璃面发出轻轻的摩擦声,Charles微微眯眼,可是只有满眼雾气,他觉得这里和城堡地下的蓝色走廊很像,只不过四周都是没有边际的黑。他停了下来,皱眉看自己脚下模糊的倒影——这大概是他能看到的唯一的影像。


这是梦。脑海里有一个细小的声音。


他仿若未听,他似乎已经就这样走了很久,周身被黑暗压制——犹如陷入最深的地底。身体的前后左右,乃至上方,都笼罩厚重的浓雾,他难道就要被困在这里绕来绕去?


还是说,唯一的出口就在——


Charles抬起脚猛踏玻璃镜面,细碎的裂纹声传来,当他第四次落脚时,哗啦啦玻璃彻底破碎后,他仍好好站着,脚下明明连自己的影像都不见,但他却没有坠落,周身渐渐清晰,连雾气都散去。黑暗承接着他,包裹着他。


可惜这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慢慢地,有金色的,像流动的液体那样的细小光束从脚底攀了上来,仿若枯瘦的手指握住了他的脚踝。Charles开始挣扎,他想奋力地去拔自己的双脚,可是他的腿却瞬间没有了知觉一般,使他不得不瘫坐下来。


我的腿没有了。他猛然反应。


他随即拼尽全力用手去拽扯那些困住双脚的牵绊。天启。他想着——这是他,他的思想,想要我来做傀儡。可是他不是已经被打败了吗?


他的手已经有些不听使唤,只是心底冒出的愤怒让他本能地想要扯断那些纤细的光束。


放开!他吼道。


一双手从身后伸了过来,轻轻握在了他用力过度已被勒出红痕的手上,手掌宽大,十指收拢。“接受我。Charles。”接着,略微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他愣住了,双手也停止了动作。


Erik。


他停着,没有回头。直到那张脸出现在他面前,Charles才意识到刚刚那是一个环抱的姿势。


Erik蹲下来和他平视,双手仍握着他的手。“你知道我想让你在我身边。”他开口道。


Charles没有回应。他发现他的眼睛现在变成了一片苍茫的灰蓝色。


隔了很久很久之后,他又听到那个声音说:“我很抱歉,Charles。”


这双眼睛真好看啊。Charles默默在心里感叹。他盯着有些出神,似乎看到了里面自己小小的映像,才发现自己的眼眶已经红了起来。


他知道这个男人是个杀手,如果和他站在一队,就违背自己的意志,轻易原谅他的话,就缺乏自尊。他现在的学生们都不知道二十多年前的事,他们疑惑为什么备受尊敬的教授会这样看重一个经历曲折的危险人物。难道仅仅因为他也是一个变种人吗?


这是梦。那个细小的声音又在脑中浮现。


Charles试图想再次忽略。


醒过来吧。


他望着对面那双灰蓝带绿的眼。他曾经是那么仔细地想象过他们联手创造一个变种人和人类共同生活的新纪元,细致到连到时候他可以送Erik一只杜宾这样的末节他都考虑过。


醒过来吧。


闭了闭眼,Charles这次连回应都没有,稳稳地,他缓缓松开了那双握着他的手。


他醒了。


睁开了双眼,视野里是房间木纹雕刻的屋顶,大气流畅的线条交叠着组成了一个花式的X形状。


支撑着身体Charles靠着枕头坐在床头,伸出手擦了擦眼,他按揉太阳穴,就仿佛安抚混乱的思维。


他其实不止一次深陷梦中,恍恍然不知自己的生死。只是他在以后处理Jane的噩梦情况时,总结出了一个办法——他训练自己的大脑要时刻留有一丝清醒的神经线,用来提醒自己注意到反常的事情,进而区分梦境与现实,唤醒自己。


小桌上的时钟显示着夜还很长。Charles决定去餐厅找些喝的。


墙壁上的廊灯像烛火一样幽幽的亮着,供他可以看清两旁暗绿色的盆植。远远地,从餐厅门口透出来的一片橙色的亮光在这个时间的廊道显得十分温暖。


是Peter,Charles心里不禁想笑,那孩子精力充沛,能量消耗也快,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他偷偷给自己加了多少次餐。


“Peter,这么晚吃东西的话对睡眠没有帮助……”他一边说一边转进餐厅的门。


原本以为的冰箱被翻到底的场面并没有出现,整洁的餐桌上只放了一只酒杯,金红色的液体只剩了浅浅一口。Charles想看来喝酒的这个人已经在这独自坐了有一段时间了。


他从门口走到桌边时,Erik回身拿了一个杯子,倒了酒推到他面前,又给自己的加了一些。


Charles喝了一口,清醇又强烈的感觉在胃里四散开时他长长舒了口气。


他们之间像这样平心静气地坐在一起的时候不多,所以这样沉默的时候更像是都在等待对方先开口。客厅里那台年代久远式样古朴的台钟敲响两声之后,Charles叹了口气:“……她们在你梦里,是什么样子的?”


Erik抬眼看了他一下,一手转动着酒杯,一手搭在椅背。他从来都知道Charles对他就算不用能力,也能透知一些他的想法。但他没有立刻回答,这是从他失去她们那时候开始,第一次有人问起她们。


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Nina,她的能力应该是能够和动物交流。她自己有许多朋友,鹿,松鼠,鸟……”


“她奔向Susanna,笑,然后她们向我走过来,我抱住Nina,发现自己却染了一手血。”


“她明明还在对我笑,可是从她的眼睛,嘴角开始流出更多的血——她母亲也一样。”


“我总是在被要淹没的时候被迫清醒。”干脆利落地总结。


Charles曾在他的脑中感受过树林里怀抱着自己死去的孩子和妻子的那种心情。他自己也差点就失去妹妹。爱你的人都被迫离你远去,而你只能眼睁睁看着束手无措是什么感觉?他深深体会到了。他望着他,应该说些什么的,可是嗓子却哽住无法出声。


最后他们只是举杯示意,在餐桌两旁,共同饮下一杯。


“你呢?”Erik拿了酒瓶。


“变成蓝色,站在金字塔俯瞰整个世界被火燃烧。”对面灰蓝色的眼睛盯着他,Charles把所有的情绪都随酒咽下,简单几句,努力使自己的谎言听起来有底气。


Erik只是沉默着看着手里的酒。


“现在城堡并不是完全安全,CIA一直都在试图接近这里。”Charles移开了话题。


“学生们都在传Hank已经设计好了训练室。”Erik说道。


“我是为了保护更多人。Erik。”


“保护?”他侧头斜看着Charles。


“……普通人类,也需要我们的保护。”


“他们杀了我的孩子和妻子。Charles。”他说得又重又慢,好像在发怒。“他们还抓走了你的学生。”


“我知道。你也让他们付出了代价。但愤怒无法解决问题,以偏概全更是错误。天启就败在这一点上。我们失去的太多了,有了独一无二的能力,你就要承受相应的责任,我要保护我的学生,对于无辜的人,我也有责任让他们好好生活。”


“……我知道了。”


Charles察觉Erik的眉眼间带着一股淡淡的疲惫,可嘴角却是笑着的:“你一直都是这样,教授。”


他起身把喝过的酒杯放在水池里,路过Charles的轮椅时轻轻拍了拍椅背:“晚安,Charles。”


“晚安,Erik。”他背对着他。


餐厅里只剩下Charles一个人。他想起十年前Erik对他说过的,有些东西得需要强硬地捍卫和争取。这是对的,尽管他从来没有当面对Erik承认过,但他现在的行动无疑都在实现着这句话。


他关了灯,再次来到了走廊上。回卧室的途中,他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念头——原来她叫Susanna。



今天包场超开心!!!各种尖叫,没办法官方发糖嘛。EC这坑我入定了!